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行政权力 > 行政复议 > 正文
重庆两江新区行政复议决定书(渝两江管复〔2018〕2号)

2019年02月20日 18:31:35 来源:法制局

    申请人:重庆顺升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北部新区经开园金渝大道111号A区103号。

    法定代表人:张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郑某某,该公司财务主管。

    被申请人:重庆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重庆市两江新区金渝大道68号。

    主要负责人:陈铀,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路某某,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某,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谈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重庆联纵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某某,重庆联纵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重庆顺升物流有限公司不服被申请人重庆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于2018年3月6日作出的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8年4月16日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予以受理并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渝两江保障伤险

    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下简称《认定工伤决定书》);依法作出谈树德受伤不属于工伤决定。

    申请人称:申请人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第三人所受伤害不应受劳动法调整,应属一般民事法律调整范围。申请人已就与第三人劳动关系纠纷案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申请人应待再审结果确定后再认定第三人所受伤害是否属工伤。因此,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认定第三人受伤为工伤属认定错误,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第三人与申请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是经过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理并作出生效裁判予以确认,并且申请人未向被申请人提交其针对(2018)渝01民终749号《民事判决书》申请再审的证据以及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其再审申请的法律文书,故被申请人根据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以及《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第三人于2017年3月28日所受伤害为工伤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第三人未向本复议机关提交陈述意见。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重庆顺升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5月13日。第三人于2017年3月22日到申请人处从事搬运工作,双方约定工资计件计算。2017年3月28日上午,第三人按照申请人法定代表人张某某之妻、同时系申请人财务主管的郑某某安排,会同其他两名人员从平板车上卸载摩托车,然后再将摩托车装到高栏货车上。由于包装绳断裂,第三人从车上坠落受伤。后第三人被郑某某安排车辆送到重庆两江新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经重庆两江新区第一人民医院出院诊断:1、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2017年5月3日,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申请人于2017年5月11日依法受理。因申请人对其与第三人的劳动关系存在争议,被申请人作出渝两江保障伤险中止认字﹝2017﹞1433号《工伤认定申请中止认定通知书》,决定从2017年5月26日起对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中止认定。2017年5月26日,第三人向重庆两江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两江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确认从2017年3月22日至今申请人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两江劳动仲裁委经审理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渝两江劳仲案字﹝2017﹞第48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第三人与申请人双方自2017年3月22日起建立劳动关系。2017年9月19日,申请人因不服渝两江劳仲案字﹝2017﹞第488号裁决,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确认申请人与第三人之间自始不具有劳动关系。该法院于2017年11月30日作出(2017)渝0112民初2032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第三人与申请人之间在2017年3月22日至2017年11月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申请人诉讼请求。申请人不服该判决,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8年1月31日作出(2018)渝01民终74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8年2月28日,被申请人作出渝两江保障伤险恢认字﹝2017﹞1433号《恢复工伤认定通知书》,决定自当日起恢复本案所涉工伤认定程序,并于2018年3月6日作出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第三人受伤为工伤。该《认定工伤决定书》于同年3月14日由被申请人直接送达给了第三人,并于同年3月16日通过中国邮政特快专递(快递单号:1079121601727)邮寄送达给了申请人。

    以上事实,有《工伤认定申请表》、《营业执照》、第三人身份证复印件、证人证言、证人熊某某、彭某某身份证复印件、报警证明、人民调解申请书、人民调解受理登记表、人民调解记录、重庆两江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渝两江劳仲案字﹝2017﹞第488号仲裁裁决书、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2民初20325号民事判决书、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渝01民终749号民事判决书、重庆两江新区第一人民医院出院证、《工伤认定补正材料通知书》(回证联)、《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回证联)、《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存根联)、渝两江保障伤险中止认字﹝2017﹞1433号《工伤认定申请中止认定通知书》、渝两江保障伤险恢认字﹝2017﹞1433号《恢复工伤认定通知书》、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证》等证据证明。

    本机关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第三人是否与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首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2民初20325号《民事判决书》作出认定:第三人与申请人之间在2017年3月22日至2017年11月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后申请人不服该判决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渝01民终74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申请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因此,申请人与第三人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是经过两级法院的认定和判决,具有法律效力,被申请人根据前述判决书确认第三人与申请人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从而认定第三人2017年3月28日所受伤害为工伤,并无不当。其次,关于申请人已就其与第三人劳动关系纠纷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申请人应等待再审结果再作出工伤认定的理由,因申请人至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就(2018)渝01民终749号《民事判决书》已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再审,及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已受理其再审申请,该理由不能成立。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第三人所受伤害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所致,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此外,申请人也未提交证据证明第三人受伤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关于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之一,因此,其关于第三人所受伤害不应认定为工伤的理由不能成立。被申请人作出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本机关认为,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理由不能成立,被申请人作出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渝两江保障伤险认决字﹝2017﹞143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

    2018年6月6日